三级笔译下半年报名时间

三级笔译下半年报名时间

大便干燥,小便短赤,时或干嗽,身体酸软殊甚,动则弦晕,脉数逾五至,浮弦无力。且此证胃中毫无谷气,又可惜之以培养脾胃,俾脾胃运化诸药有力也。

为其大气下陷,所以呼气努力,下血不止,为其阴分亏损,所以过午潮热。今已四日,屡次服药亦皆吐出,即渴时饮水亦恒吐出。

当用药清其实热,滋其真阴,而更辅以酸收敛肝之品,庶可救此极危之证。 俾再用原方煎汤一大碗,陆续服之,至秉烛时遍身得透汗,其病霍然愈矣。

 再诊其脉六部皆微弱无力,知其所以不能言者,胸中大气虚陷,不能上达于舌本也。 而此证服过三两玄参之后,大便仍然干燥,则玄参之性可知矣。

方解愚治吐血,凡重用生地黄,必用三七辅之,因生地黄最善凉血,以治血热妄行,犹恐妄行之血因凉而凝,瘀塞于经络中也。其大便犹未通下,遂即原方将石膏、龙骨、牡蛎各减半,再煎服一剂,大便通下,病全愈。

延医服药病未见轻,喉中疼闷似加剧,周身又复出疹,遂延愚为延医。效果将药三次服完,其热稍退,翌日病复还原,连服五剂,将生石膏加至八两,病仍如故,大便亦不滑泻,病家惧不可挽救,因晓之曰∶石膏原为平和之药,惟服其细末则较有力,听吾用药勿阻,此次即愈矣。

Leave a Reply